讲自己喜欢的故事。

萱宁,皇马死忠,墙头渣团板鸭DFB。

sese人蜜,猴砸。

猪波还能再战一百年。

OW养老型选手,医生女友粉。

懒癌晚期。不知名难产写手。

© 時光若刻/
Powered by LOFTER

An Atypical Love Story

#金发组,Angela Ziegler第一人称

-
I was still quite young when I first met him. One year before joining Overwatch, I was the leader of my field in a hospital in Swiss. Yes, I am a doctor with an MD. And somehow Overwatch, the largest peacekeeping organization in the world, offered me a job in their medical center...

【Mercykill】Only Pain Is Real

单箭头预警。


-
莱耶斯是她心口的一道伤,随着每一次心跳汩汩地冒着鲜血。她没办法让自己的心停止跳动直到伤口愈合,所以只能任由伤口随着心跳一次次被撕裂。

深吸了一口气,她低下头去继续自己的实验。

这是安吉拉·齐格勒最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尽管不能时刻公私分明,但在必要的时刻她总能把思路调整到最重要的事情上。

护目镜沾上潮湿的水汽,她只好停下手中的工作。一番调整之后她失去了继续的兴趣,独处的时光变得异常难熬。不可控的杂念如同疯长的水草,层层叠叠包裹整颗心脏,在胸腔中四处游荡,缠绕所有可以依附的的部位。

距离他们上一次交谈已经过去了三天,但是他们对话的内容始终如同烙印一般刻在她的脑子里。其实也...

-
你水也是三十多的人了,这么些年防守就爱动手也没啥好洗的,就简单说说我为什么喜欢他吧。
尽管我们并非相识,我也不了解他的全部,但我确实能从他身上看到我自己,我的偏执,我的不成熟。我曾说过球场上他总会把自己当成一个孤胆英雄,好像拯救世界的任务担负在他一个人肩上,所以他不择手段。虽然犯个规还满脸理直气壮简直是要气死我,但他这股子天塌下来我第一个顶着的使命感还是让人鼻子发酸。没有谁能够站在完全中立的角度上评价他的行为对或错,说实话,他也不太在意这种评价。我看着他在场上横冲直撞的样子,就好像看到了自己,又气愤又心疼。气他不知悔改,也知改变之难。就像我知道如果我不那么尖刻不那么棱角分明,生活会容易很多。

嫉妒和占有欲像疯长的水草,层层叠叠地包裹整颗心脏,在胸腔里四处游荡,缠绕所有可以依附的部位。
尽管你知道这种情绪毫无意义,但还是忍不住沉浸其中。心口潮汐般的悸痛是令你着迷甚至成瘾的自虐方式,似乎只有疼痛才能带来真实的存在感。
不得不承认的是你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么强烈鲜明的疼痛了,这意味着你已经恢复了爱的能力,又或者变回了那个更加幼稚的版本。
好在这情绪更像浮萍,无根无系,极易铲除。
你想象着那些闪着诡异紫色光芒的黑色植物在火中迅速萎缩化为灰烬,然后开始预谋下一次爆发。

你水啊,真是个小孩子,30多的人了还改不了冲动的性格。
戴上队长袖标他就把自己当成了拯救世界的孤胆英雄,好像只有同归于尽才是唯一出路似的。
其实只要你看看周围,你的队友一直都在跟你并肩战斗呀。
我知道你不想辜负Iker,不想辜负Zizou,不想辜负你所有的前辈、同伴和球迷。但是宁输球也不能丢脸,你要捍卫皇家马德里的荣耀,也绝不能因此给你身上的白袍抹黑。
你会想明白的,我的队长,我的白衣少年,我的sese.

【翻译】170319 波尔蒂和史歪泥的两封告别信

Festina Lente:


今天看到猪为波的国家队告别赛写的信 提到的那句话却没有印象 


搜了一下才发现去年波也给猪的告别赛写过信


当时刚好在去德国的路上所以完全不知情


虽然过了半年才发现......也还是补一下吧:)


——————————————



31.08.2016


Lukas Podolskis Abschiedsbrief an seinen Schweini



亲爱的巴斯蒂安,



我们之间这段并不常见的友谊已持续多年。2004年初次

【水卡西】离开的人不会回来。

-

比赛终场的时候Sergio给Iker打了个电话。他知道Iker不会接的,因为他在电视上看到,Iker还在球场上,与别人交谈着,向球迷挥手致谢。退一万步讲,即使是Iker在更衣室里,也看到了他的来电,也不一定会接。
接起来又能说什么呢?Sergio这样想着。直播结束了,他匆匆挂掉电话。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他是害怕Iker真的会接起电话的,因为想找到一句恰到好处的安慰真是太难了。分别太久,Sergio觉得他已经不像过去那么了解Iker了。他浏览他的社交账号,看他的直播,看他跟黑粉在评论里争执,看他参加的电视节目,看他的比赛,看他跟别人拥抱,看他接受别人的亲吻,看他的采访,看球迷跟他的合照。有时候Iker...

【水卡西】The Way You Are

-
Sergio不是一个做事拖拉的人。从某种角度来说,他甚至有点鄙视那些喜欢拖拖拉拉的人,比如说在圣诞节前的最后一天才开始礼物采购。


想到这里的时候,Sergio痛苦地捂住脸,叹了口气。


“抱歉,麻烦让让。”一位女士从他身后的货架上拿下最后一个巴斯光年的玩具。


好吧,他必须承认,他自己并不以这个时刻为荣,这个在平安夜的前一天,依然没有完成自己的礼物清单,因而还在百货公司流连忘返的时刻。更别提那个最后一个巴斯光年被别人买走了的事实,这让他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了。Sergio悲伤地想。


哦得了吧Ramos,难道你准备送给Iker一个巴斯光年玩具吗?


毫不留情的自我吐槽,并没有让事情更好一点。...

【水卡西】在卡斯蒂利亚的天空下

Chapter 1

“你不应该这样,nene。”
Iker的指尖点在脖颈上一处圆形的红色痕迹,皱着眉试图拉高衣领遮住它。他从镜子里看到身后躺在床上的Sergio懒散地靠在床头,毫不在意地挥挥手。
“别担心,melon,他们只会认为你交了个狂野的女朋友,并且羡慕得要死。”
Sergio的目光落在镜子上,镜中的Iker敞着衣领,吻痕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白皙,像是奶油蛋糕上点缀的小樱桃——那味道好极了。Sergio这样想着,只觉一阵口干舌燥。
注意到来自身后的热烈目光,Iker习以为常地迅速扣好衣扣,转身拿起床尾的靠枕冲Sergio扔过去。
“起床。洗完澡等半个小时再走。别迟到。”
“遵命,capi.”
Sergio...

”他感到一阵窒息般的悸痛,就像是谁把手伸进他的胸膛,一把攥住他的心脏——他伤痕累累却还鲜活跳动的心脏。”

1/4